天博

              1. 天博

                    --> 罗浮山上的丰碑:传承中医使命,谱写青蒿传奇 - 天博

                    罗浮山上的丰碑:传承中医使命,谱写青蒿传奇

                    发表时间:2021-09-03 09:45

                    “我们的先人很伟大,在几千种草药中发明了青蒿治疗疟疾,屠教授发现了青蒿素,李国桥教授发明了复方青蒿素及快速清除疟疾的方法,天博把它推向全球。一代一代中国人的传承发扬,拯救了无数疟疾病患者!”


                    ——广东天博集团董事长朱拉伊


                    石碑.jpg


                    01

                    缘起罗浮山


                    罗浮山,雄峙于岭南中南部,山势雄伟壮观,植被繁茂常绿,是我国著名道教名山,东晋医药学家葛洪曾长期隐居于此。

                    罗浮山.png


                    葛洪精晓医学和药物学,代表作《肘后备急方》记载了临床各科急性病症或慢性疾病急性发作的多种治疗方法,为中医药学积累了宝贵的资料。罗浮山至今还留存葛洪当年使用过的洗药池。

                    葛洪.png


                    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记载:“青蒿一握,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可治寒热诸疟。


                    20世纪60年代,疟原虫对特效药氯喹产生了耐药性,人类饱受疟疾之害,屠呦呦接受了国家疟疾防治研究项目“523”抗疟研究任务。在青蒿提取物实验药效不稳定的情况下,出自《肘后备急方》中对青蒿治疟的记载给了屠呦呦新的研究思路。

                    肘后备急方.png


                    历经数百次的失败后,通过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屠呦呦团队最终于1972年成功发现了青蒿素。实验证实,191号青蒿乙醚中性提取物对疟原虫的抑制率达到100%!


                    屠呦呦说,在研发的最关键时刻,是这本中医古代文献给予她灵感和启示。如今在位于罗浮山的葛洪博物馆,还存放着屠呦呦教授及其团队捐赠的青蒿素提取相关实验器具。


                    40年前,还在广州中医学院求学的天博集团董事长朱拉伊曾和同学们一起来到罗浮山圣地洗药池参观学习。彼时还是学生的朱拉伊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往后的几十年中,自己将会这样义无反顾地投身于青蒿事业。冥冥之中,他在这座岭南第一名山和青蒿结下了一生的不解之缘。

                    微信图片_20210811143947.jpg



                    02

                    树碑罗浮山


                    1974年,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李国桥在经过8年深入疫情严重地区研究,并将疟疾患者的血液注入自己身上试验之后,在世界上首次证实了青蒿素治疗恶性疟疾的速效、低毒作用。


                    图片1.png


                    1974年10月至12月,李国桥教授带队先后用青蒿素治疗疟疾18例,初步结果表明,青蒿素对疟原虫的毒杀效果远快于当时的王牌抗疟疾药氯喹。在此期间,他带队首次在临床上用青蒿素成功治愈脑型疟疾。


                    也就是在李国桥教授舍身验证青蒿素疗效的当年,朱拉伊高中毕业,回到丰顺当了4年赤脚医生。他背着药箱,活跃田间地头。朱拉伊一直有一个“中医梦”,在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二年,他考入广州中医学院(广州中医药大学),其恩师正是李国桥教授。


                    1994年,朱拉伊创办了天博公司,公司的宗旨是:为祖国的繁荣富强,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2003年,正准备开发第四代青蒿素抗疟药物的李国桥教授陷入窘境。当时,青蒿素尚未声名大噪,况且中国并非疟疾疫区,就算药物顺利研发成功,也几乎没有国内市场。药品本身的特殊性又使得进军国际市场充满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基于这些原因,李国桥教授的原合作方决定不再继续投资。


                    朱拉伊得知后毅然投入6000万元支持老师继续进行研发工作,他说:“青蒿素是中国上个世纪最伟大的发现之一。虽然我知道它没有市场,但这并不代表它就没有作用,这样的项目不继续做下去太可惜了。”从2003年开始,朱拉伊为李国桥教授开展第四代青蒿素研究工作提供资助,持续18年投入50多亿元。


                    为支持复方青蒿素药物的研发和生产,天博集团于2004年投资3.1亿元在广东梅州成立了以优质青蒿资源培育、南药种植以及中药饮片、化学原料药和制剂生产为主导的,如今中国开发青蒿素类药品的龙头企业——广东天博青蒿药业有限公司。


                    朱拉伊 青蒿.png


                    经过10余年的努力,天博优质青蒿品种培育选育取得了显著的成果,优良单株青蒿素的含量从原来单株0.5%含量提高到2.97%,产量翻番,在其他地方种植的青蒿每吨可提炼5公斤,在丰顺则可提炼12公斤。


                    同年,广东天博青蒿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主要从事抗疟药复方青蒿素系列产品的研发和国际推广,由此搭建了一条集优质青蒿资源培育、种植、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青蒿全产业链。


                    公司与李国桥团队合作研发的第四代复方青蒿素药物粤特快,因具有高效、低副作用、服药次数少等优点,于2006年获得国家药监局I类新药证书,并先后获得包括美国在内40个国家的专利保护,被卫生部列为我国防治恶性疟疾的首选药物和基本用药。

                    哌喹片.png


                    2006年12月,在朱拉伊的推动下,一块刻有“青蒿治疟之源”的纪念碑被立在了罗浮山,以此纪念医药学家葛洪发现了可治疟疾的“神草”青蒿。


                    从立碑初期的无人问津,到现在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而至,石碑的遭遇似乎也成为十多年来青蒿素地位改变的一个缩影。



                    03

                    诺奖罗浮山


                    2006年11月4日,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非合作论坛上提出了青蒿素援非抗疟,至此,中非对接,青蒿为媒。朱拉伊前瞻性地看到青蒿素这一伟大发明的医学价值和桥梁作用,调动一切可用资源,倾其全力支持广州中医药大学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国际科技合作重点项目——“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项目”的国际推广。


                    2006年,“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项目”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国际科技合作重点项目正式启动,由天博集团旗下广东天博青蒿药业有限公司和广州中医药大学组成的广东抗疟团队派出技术人员160人次前往非洲岛国科摩罗的莫埃利岛正式推行实施“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项目”。


                    中方在科摩罗因地制宜,创造性地提出用青蒿素复方快速灭疟灭源的方法,即全民服用青蒿素复方药消灭人群体内疟原虫。短短4个月,发病率降低了95%。在我国商务、卫生、外交等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先后在科摩罗的多个岛屿实施,超过220万人次参与,有效地遏制了疟疾流行,短期内实现了从高度疟疾流行区向低疟疾流行区的转变,并实现疟疾零死亡。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通过群体药物干预、使用中国创新药帮助一个非洲国家快速控制疟疾流行的成功案例,其独创的快速除疟方法为全球抗疫提供了新路径。


                    在科摩罗推进全民服药.jpg



                    作为李国桥教授的合作者,国际知名疟疾科学家路易斯·米勒教授多年来一直持续关注着李国桥教授对于青蒿素药物的研究,早在屠呦呦教授获得诺奖的五年前,路易斯·米勒教授就曾前来广东进行有关疟疾的学术交流,他也是2011年屠呦呦获得美国拉斯克奖的推荐者,这个奖被称为诺贝尔奖的风向标。

                    李国桥 米勒教授.png


                    李国桥教授回忆说,那年米勒也让他填了一张拉斯克奖申请表,他清晰地记得,表上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如果你获得了这个奖,你认为还有谁应该获奖?”当时李国桥教授填了两个人,第一个是屠呦呦。李国桥对米勒说,虽然我第一个临床验证了青蒿素有效,但如果没有屠呦呦和罗泽渊的发现,我什么都不是。


                    2015年,屠呦呦教授荣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是中国科学家在中国本土进行科学研究而首次获诺贝尔科学奖,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

                    屠呦呦.png


                    对于屠呦呦获奖,同样在青蒿素研究上付出了近50年心血的李国桥说:“反正是中国人获奖,也是青蒿素获奖,这就是好事情。”


                    也是在这一年,天博集团董事长朱拉伊荣获“2015广东十大经济风云人物”称号。组委会颁奖辞为:十五年心血,实现青蒿素的量产,从亚洲到非洲,救回无数生命,用中医温暖世界。

                    2015风云人物.jpg


                    随着科摩罗项目的成功实施,天博又在肯尼亚,尼日利亚,刚果金,科摩罗等国设立了十个分公司和办事处,开展治疟行动。越来越多的国家积极参与到运用“中国方案”防治疟疾的项目中。


                    朱拉伊说:“我们不是在全球卖药,我们是在治病。办企业不是纯粹为了赚钱,赚钱是为社会做出贡献后得到的。所以,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是摆在第一位的,赚钱是第二位的。企业家与商人是有区别的,商人是逐利而行,企业家不能见利忘义。”天博集团以青蒿抗疟项目为切入点,通过在科摩罗、多哥、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家推行“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项目”,用原创复方青蒿素药物成功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成为援外的“中国名片”。


                    青蒿的传奇无疑是一个接力棒式的历程。屠呦呦教授从葛洪留下的药方著作获得了发现青蒿素的灵感;李国桥教授用自己的生命临床验证了青蒿素治疟的神奇功效;朱拉伊带领天博人从东南亚到非洲、从非洲到大洋洲,借助“复方青蒿素快速清除疟疾项目”对我国原创青蒿素药物进行推广、援助海外疟区人民灭疟,为全球消除疟疾难题提供了中国方案。



                    04

                    重返罗浮山


                    2019年,朱拉伊重返青蒿素抗疟发源之地——罗浮山,走过葛洪搏物馆、洗药池,心中充满感慨。因为相信“青蒿素一定会成功”,他坚持了18年。他说:池还是那个池,我和我的同事们却已融入到青蒿的千年传奇之中。

                    洗药池.jpg


                    2020年初,为了有效应对新冠肺炎的全球性漫延,天博集团与广州中医药大学青蒿研究中心、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等科研、医疗团队合作,进一步拓展青蒿素哌喹片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探究中医药和复方青蒿素防治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方式和路径,先后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和黑龙江省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合作开展了青蒿素哌喹片治疗新冠肺炎临床研究,共收录有效病例85例,平均核酸转阴时间为8.3天,21天转阴率为98.8%,28天转阴率为100%;对照组共收录有效病例63例,21天转阴率为14.3%,28天转阴率为58.7%。


                    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历经十余年的发展,经过一代代青蒿人的不懈努力,天博集团的健康产业已不仅仅限于研发应用于疟疾治疗的青蒿药物,近年来采用“中药典方+现代科技”之法,开发出一系列青蒿牙膏、青蒿洗发水、青蒿艾灸条等日化产品,让青蒿走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青蒿牙膏.png
                    青蒿洗发水.png
                    青蒿百草油.png
                    青蒿艾灸条.png

                    时光不负韶华,天博人已经在中医之路上奋斗了27年,大健康事业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在风雨中不断变得强大。邓老金方品牌升级、青蒿素灭疟走向世界、紫和堂国医连锁各地展开……未来,天博集团将大力推进青蒿素哌喹片治疗新冠肺炎研发等五大项目研发,在国内全面推广建设紫和堂国医连锁项目,打造具有天博特色的中医药大健康科研、生产、新零售、医养服务体系,继续为世界重大健康问题提供中国方案、为健康中国贡献中医智慧,用中医温暖世界。



                    天博
                    联系电话 020-34255387

                    联系地址

                    广州市海珠区上渡路11号

                        1. 天博